白梨滚滚向前爬

像隔着太平洋的时差

【凌李】其实不怎么心酸

x玩梗,致敬

xBGM:其实 薛之谦


I

被人分手那天特别蓝没什么云,太阳不大照在身上很暖和。他有点烦闷就坐在湖边长椅上,听什么鸟不紧不慢的叫,湖水一遍一遍撞击岸边,远处小孩在打闹,声音很大.....

李熏然曾经多次想象自己的分手现场,乌云密布和,气压很低,那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和他复杂的情绪差不多;反正不是现在这样,可是他有很多感想,比下雨更甚,简直要像下冰雹一样砸一地。

他看着天从蓝色变成绛红色再变黑,空气中抓一把能抓到蚊子,他站起来要走。


II

李熏然在路上浑浑噩噩的,拐进一家星爸爸,特别想喝抹茶拿铁,得有人陪自己喝,他打电话给凌远,说今天自己请客,对方沉默了一会挂了电话。李熏然刚放下杯子,对方出现在店门口。

李熏然抱着茶杯,拿勺子搅一搅,面子上的奶泡沫就融一点到面的绿茶里,很快转出一个小漩涡儿,他舔舔勺子上的泡沫。

李熏然不看凌远,心里也不想想着他,过一会真的能脑洞大开从天南想到地北,一切都灰蒙蒙的,像隔了一层窗户纸。

两人就这么坐着。等茶凉透,天才黑,李熏然被对方开车送回家,走的时候后者把自己口袋里的门钥匙丢在鞋柜上的盘子里。

李熏然看黑色别克开远了,在冷风里继续想心思,戳开了窗户址,感受到心酸。

点了烟慢慢地抽,眼神迷糊了,看远处车灯变成一片红黄色光点,连起来一路灯火通明。黑色别克也堵在路上。


III

李熏然还是置顶凌远的微信。

他怕凌远忘了吃饭胃又要疼,他写“吃中饭”,对面回复“知道了”;

后来变成“午饭”,回复“好的”;

再后来,“午”,“嗯”。

表妹要玩李熏然手机,他嫌解释太麻烦就顺手就取消了置顶。结果出警没带手机,某天没发消息给凌远,那个头像就往下沉一点,第二天打开对话框,突然不知道写什么,作罢,那个头像再沉下去一点。

大概忘记一个人挺难,一条消息就能让头像蹦到最顶上,却要七八个人合力才能刷下去。好在李熏然人缘不错。


IV

星座有时候挺准,比如洁癖的处女座分手会在第二天把所有关于前任的东西打包扔出去,边扔遍咒骂,那气势有点吓人。

狮子淡定多了,他们比较懒,走到哪就用脚掌慢慢把沙地抹平了,然后就地而卧,躺在碎石子上一身血印。

凌远走之前做了挺多吃的分类放在冰箱里,李熏然拿出来热一热,觉得这比要下馆子好很多。

凌远还给他归纳了食谱,李熏然拿来研究了半天,想起对方以前在厨房里忙,自己去打打下手,然后蹭着人的肩膀越过去看色泽鲜美的菜,凌远夹一点吹吹喂给人尝,像喂个大孩子。

李熏然照着给自己烧了个糖醋里脊。结果里脊里面带血丝,酱汁熬的太酸,李熏然不着急,他认为慢慢的练,总能赶上凌远的。

凌远走的时候收拾的都差不多了,没多少沙坑要小狮子磨破爪子去填。

凌远长很贴心把情侣牙刷杯都帮他换成普通玻璃杯;但李熏然觉得他好冷血哦,什么都没给自己留下。


V

李熏然最近单曲循环慢版despacito,调子回荡整个客厅,有点清冷的味道。

慢慢来,凌远说。他还以为他们有很长时间。

以前李熏然喜欢刷微博,凌远关了灯也继续刷,凌远不说话,过一会温热的手摩挲到他脸上,凌远捂了他眼睛,李熏然也不挣扎咧嘴笑,伸手摸到对方的脸离自己特别近,两片柔软的东西贴上来。

他们交换一个很长很慢的吻。

Despacito

Quiero desnudarte a besos despacito

床很宽,凌远走后,李熏然一般斜着睡。今天他床上翻滚半天,睡不着。

有天大半夜,凌远给李熏然转了一条保护用眼的文章,后者点了个收藏然后把手机扔在一边。

Para que te acuerdes si no está s conmigo


VI

李熏然爬起来打开电视,太亮了晃眼,他就眯着眼睛看,让周围都渐渐糊成色块,他晕乎乎的倒在沙发上,努力要找出一片颜色鲜亮的颜色,有点难,什么都是忽明忽暗,看不清。

他好像看到不同的影子,尽是些跟他亲近的人,简瑶,队长,父母,谢晗,凌远.....都只有个轮廓,像对焦失败的录像带。

他闭上眼睛,看到凌远那张脸,心安理得的想他。那人应该在加班,可能刚做完手术。然后家里有人在等他,明明又偏执又有精神病,凌远长总能让人死心塌地的。

非常讨厌。


VII

起风了,李熏然起来关窗。电视被切到夜间新闻,讲到本市医改,讲了一会提到市三家医院,凌远的红底照片被放出来了,配上回答记者采访的视频,眼神犀利,直勾勾的像要看透李熏然。

李熏然觉得凌院长瘦了,脸颊陷下去,鬓角微白,没之前帅。

有点心疼人,百忙之中还给他抽空给自己发微信,打开手机点进了那篇保护用眼的文章,读了两遍,并且回复了。

对方秒回,“晚安”。


END

2017.08.22/09.12


开学啦,唉,有点烦....

很不要脸的宣传一下自制的视频,比较短小,功力欠佳

等不及了就po出来了,祝楼诚播出两周年快乐!

818凯四岁你,生日快乐!

【花 邪无cp】无际

xBGM无际 杜光祎
x时间设定在盗笔和沙海之间
x依然是去年的东西,发上来
x对不起迟到了....

这两年下来,吴邪不顾别人警告,看了不少不该看的东西,他有时候想,门里的张劳模说的对,有些事非人力物力能改变的,还不如不知道来的轻松自在。但吴邪又觉得庆幸,认识了某些人,自己后悔。但还有某些人姓花的,原本挺投缘,但他娘的处久了,挺累。他就想胖子,那人大大咧咧的,能说心里话——要是自己骂他太胖要卡在墓道里出不来,对面肯定要挤兑自己是大龄处男,想着想着要笑。
现在一闭眼,脑子里记得的东西就不停的回放,像胶卷一样,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的不得了,青铜树上的裂痕,钢管敲裂头骨的声音,杂着雨林里特有的淤泥积水味,霍老太的头颅,铭文,鬼玺,蛇眉铜鱼,枪子,尸鳖,密陀螺,自己被追到穷途末路,然后一把大火,什么都烧没了,黑漆漆的像雪山的夜。
撑过下一个十年,他的部分就结束了,然后是年轻人的时代,自己不用管了。

解雨臣面前横着七八个人,死了,可眼睛瞪得老大,所以他又补了几枪,他才确认清理干净了,接着他就这么瘫坐在沙地上。可能是两天没睡觉,解雨臣觉得有点恍惚,摸出烟点着一根接一根,在一片烟雾缭绕中,他简直想睡死在这片沙海里,最好能别再醒来。
但事还没完,他拿起手机——

铃响三声,吴邪接了电话:“解雨臣。”
半晌,幽幽一句“走吧”对面掐了电话。
吴邪听着忙音,觉得心一抽——这毛病有一段时间了——然后他站起来,抽出sim卡烧成灰,再把手机往大海里一抛。这样最稳妥,向前走了三,后边要留四道坎——姓花的跟他提过,说,斩草除根,再放一把火伪装成森林火灾,最后引爆原子弹,一劳永逸。姓汪的那群狗现下是清干净了,但以后的事谁知道,线索最好断在他这里,这样,他是主动的。

吴邪咳嗽两声,走的极快,一会就只剩一个小小的剪影,再过一会就见不到人了,身后脚印越来越浅,怕夜里海风一吹,明早便看不见了。

END
2016.07.08

【邪宁】无题

x相亲梗
x去年很爱很爱盗笔,写了点东西没敢发
x817了,纪念一下,听说还有人去了雪山,太好了

踏出大饭店台阶,路上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吴邪吸吸鼻子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上,后一秒烟给人抢走踩灭了,“没事少抽,三十好几的人。”
吴邪嗯嗯啊啊,换来后者一瞥。
“刚才你爸妈跟我说….”
“——叫我见好就收。”
“咳…你知道的....老人家就是关心你,想要你找个姑娘,过点平常日子” 不过这些年下来,吴邪身边的女性寥寥无几。
“嗯。” 吴邪又摸出烟盒子。
阿宁很有自信,悄悄拉了拉外套“你怎么想的?”
“不知道”
……
阿宁受够他的沉默寡言,越来越像某些人,惜字如金,拒人于千里之外,惹人生气。然后,她发现自己跟吴邪其实没那么熟,两人私下真的没什么可聊。
“我说,天....吴邪,他出来之后呢?” 阿宁改了口。
“他会继续,去完成他张家的使命,” 吴邪没什么表情。
“不带他回杭州?”
吴邪点上烟,“….他姓张。”
他有点沙的嗓音融在越下越大的飞雪里,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过年了,正月的雪下的最大最毒,空气湿乎乎的粘附在人裸露的皮肤上,冻得人生疼,皮肤冻得是干裂了,看又什么都看不出来。
阿宁忽然没什么心情跟他走下去。

又过了一会,吴邪站在十字路口等绿灯,阿宁往右走,
“拜拜…Super Wu....,新年快乐!”,转过身佯装走了几步,再回头,吴邪已经不见了。人群熙熙攘攘,积雪满过脚踝。

END
2016.07.20

【微信体】最近可喜欢凌李,喜欢看他们探讨好吃的。唔...没试过这个类型的,好好玩。

【奇瑞】小甜饼I

x办公室是个调情的好地方
x安利这对冷cp 李川奇x王瑞 市长x大学生啧啧
x艾特一只喵 @吃药停不下来的KIM 

门被慢慢推开,不争气的还是发出 吱嘎 一声,一个人矮着身子溜进来,关了门往沙发上一摊,书包甩在地上,手游音量很大。

市长头都没抬,“没个正形”
“昂....”,王瑞仿佛要把屏幕戳出个窟窿,眼看快输了,他就拉黑那人关掉app。

把手机扔到一边,用市长的壶给自己倒茶,还到果盘里翻零食。
“你不去找同学玩?”李川奇不打算抬头
“不想去....”过来陪你,下半句咽下去不肯说。
“哦....我年轻的时候朋友也不多的”。

王瑞心说就你那颜值,怎么可能,“老川哥,那能一样么,你那时候一天到晚看书,大夏天喝热茶,谁敢跟你玩?”

李川奇诡秘一笑,小王学生则表示不跟他一般见识,拆开一包蜜杏仁,慢慢蹭过去......趴上人办公桌,手正好挡住李川奇浏览的那一页

“你都不看我一眼”,少年音听着很清脆,有点撒娇的味道。

市长抬头,正好对上人亮亮的眼睛,顿了一下,嘴里被塞了颗蜜杏仁,然后下巴被扳住,软软的嘴唇贴上来,又怕事一样下一秒就放开。
小孩这回乖乖的坐回办公桌对面凳子上,冲着李川奇嘿嘿笑卖乖。

市长忍无可忍伸手弹人额头,“别胡闹”

“哥,你认真工作的样子真帅,性感——”王瑞被桌子对面的人正经的眼神盯着有点不自在,换了个坐姿,脸上有点发热。

初生牛犊不怕虎,市长波澜不惊继续工作。

见那人还盯着自己,带点小小的失意,便扳过人的下巴嘴唇压上去,卷过小男孩的舌头,舔舔他的上颚,全是甜味。

王瑞一脸震惊落回椅子上,摸摸嘴唇,有点不知所措,觉得市长乘人之危非常可耻。

后者蜷着手指捏捏他的脸,“乖点,等会带你去吃芒果班戟”。

事实证明,吃是万金油,不变的话题,小王马上恢复正常,“还要紫米小丸子和鸡蛋布丁——”

“你吃得完吗?”

“市长你管好宽哦”

市长继续翻文件,小男孩安静下来,视线跟着翻飞签字的笔头到处飘,想心事,盘算着过两年本科毕业了,再到外地去实个习,回来帮帮忙,对面的伟光正敢不录取我.....下班还有人送自己回去,顺路吃个甜品,笑容都要收不住了。

市长也在想事,想要挣多点钱,给对面的小野猫买个大屋子和很多吃的,好圈养起来。


END
2017.08.12

【凌李】水星记

凌李也太可爱了吧,甜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推荐一首歌《水星记》郭顶 我听着写完的
梗:“还有多远才能靠近你的心”
慎:凌远微跟踪狂设定....

——————————————————————————

00
真糟糕,第三次被惊醒,凌远抹了把汗,伸手去摸桌上的眼镜,慢慢坐起来,像是刚刚被人从水里打捞出来。

梦里一片艳色,全顶着那人的脸。

01
凌远踩了离合慢慢往前趟,保持在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距离,看那人在树荫下绿道上走,拿了什么东西在手里把玩,凌远稍稍加速靠那人近一点;对方大概有所察觉,停下来看看四周,凌远只得假装下车,进了旁边一家便利店。
凌远没看见,小警察盯着凌远进了店,笑笑继续往前走。

02
凌远保证,他在遇到那人之前绝对没有偷拍的嗜好,他连照相软件都没有,只有偶尔用手机自带相机拍拍风景。

然而现在,他觉得只有风景的照片太空洞了。

凌远买了架单反,从头开始学习,装了长焦的相机可以对焦几百米外的东西。凌远把车停在地铁边上,小警察一般很准时,凌远很喜欢那身白衬衫黑西裤;晚上他也跟在后面看小警察回家,不敢靠太近,凌远目送人开锁进了门,拿起单反照几张昏黄灯光下的背影。

03
凌远很怕那人发现自己,怕自己会吓到他,或者入侵他的生活,小警察看起来每天都很开心。

04
小警察偶尔抽烟,凌远看见了,手不自然的去摸摸后口袋,空的,想起自己因为工作早就戒了。

小警察喜欢用左手夹烟,修长的指节弹弹烟灰,那是骨节分明却很坚韧的手。

凌远在黑暗中看着烟头红一点暗下去,再亮起来,烟飘起来融入空气里,凌远觉得那人周身轮廓被月亮照的发淡淡的发光。他入迷,那人咳嗽两声,吓凌远了一跳,突然有上去夺人烟的冲动。

05
凌远不是没想过问那人的名字,实际上他托人去警署查过,入职刑警名单里硬是没有那人的名字,若不是警署工作的,谁敢穿着警服招摇过市,凌远突然有种心思被人看穿的并且防范住的感觉,他不怎么奢望靠近那人,希望给人造成的影响降到最小,对方是警察,完全不被发现怎么可能。有点烦躁,灰暗的天要直直的压下来一般。

06
最近凌远总是休息不好,那人总是入梦,梦里还参杂了自己的懊悔和失落;他发现自己不自觉的在他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上来回踱步,去那人常去的咖啡店坐着,晚上在那人家楼下的木板凳上坐着。满脑子都是那人,真糟糕,自己开始幻想了,开始得寸进尺了。

凌远抹了一把汗,视死如归一般握上下半身被燃起的欲望,短暂的失神后,凌远暗示自己必须停下来。

07
他们就像两颗平行的行星,要是遇见,那便是相撞,不得善终。

08
李熏然像往常一样出来准时在地铁山,实际上他在路上多磨蹭了一会,要迟到了也没见到那辆黑色别克,也没见到那穿着正式一丝不苟的身影,有点小失落。

实际上这不是第一天了,李熏然好多天没再见到人了,他甚至有点怀念上楼时候背后传来的快门声(警察耳朵很好吧大概)。

李熏然习惯性在自家小区里晃,找一个坐着读书的实际上在看自己的人;他还去绿道旁边那家餐厅坐了好几个下午。只能证实那人彻底从自己生活中消失了,像退潮的大海,抚平了沙子,一星半点都没留下。李熏然希望那人打电话给自己,他希望那人能来查查他的档案,随机又想起自己在重案组,查不到的。

他自暴自弃的把头埋在被子里,自己甚至不知道那人在哪里工作,叫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只剩脑袋里一个模糊的影子。


08
凌远这两天真的很忙,忙的住在医院里了,一场一场的手术麻痹自己;慢慢的,脑袋里的身影消散了,吃了灰,被埋起来了。凌远把偷拍的照片导出来存在E盘里,密码是胡乱输的。他恨自己的决绝。

凌远坐在黑暗里,觉得自己像一颗恒游的行星,在自己单一的轨道上环形,看着周围的行星相撞,有的彻底毁了,有的凹陷进去,有的紧紧贴着,有的再回到茫茫银海。


09
凌远又开始抽烟,他用左手夹烟弹弹灰,抽完了推门进了绿道边上一家咖啡厅,习惯了不想变,快到饭点的时候,他起身去结账,忽然有些不安,感觉自己在被什么人盯着;下一秒门被推开了,凌远一愣,微微瞪大眼睛,那人对着自己微笑,目标很明确,亮亮的眼底全是他。

凌远感觉记忆深处的东西被疯狂的翻出来,见了光,照的人睁不开眼;他错身想走开,被小警察抢先上前一步,笑意越来越浓——
“凌远长你好,我叫李熏然”

END
2017.08.10

唔,楼诚圈处女文了.....文笔有一天会变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