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梨滚滚向前爬

像隔着太平洋的时差

ahhhh, what the heck?? How is it humanly possible to get a perfect score for Ib wt....?

王也其人,跟肚子里想法太多的楚岚比还是单纯,姑娘总结的很好了😂
背景是 木昆昆 大大的图
原图:http://aplition-ed.lofter.com/post/29eafe_1183a35e

很不要脸的宣传一下自制的视频,比较短小,功力欠佳

等不及了就po出来了,祝楼诚播出两周年快乐!

818凯四岁你,生日快乐!

【花 邪无cp】无际

xBGM无际 杜光祎
x时间设定在盗笔和沙海之间
x依然是去年的东西,发上来
x对不起迟到了....

这两年下来,吴邪不顾别人警告,看了不少不该看的东西,他有时候想,门里的张劳模说的对,有些事非人力物力能改变的,还不如不知道来的轻松自在。但吴邪又觉得庆幸,认识了某些人,自己后悔。但还有某些人姓花的,原本挺投缘,但他娘的处久了,挺累。他就想胖子,那人大大咧咧的,能说心里话——要是自己骂他太胖要卡在墓道里出不来,对面肯定要挤兑自己是大龄处男,想着想着要笑。
现在一闭眼,脑子里记得的东西就不停的回放,像胶卷一样,每一个细节都清晰的不得了,青铜树上的裂痕,钢管敲裂头骨的声音,杂着雨林里特有的淤泥积水味,霍老太的头颅,铭文,鬼玺,蛇眉铜鱼,枪子,尸鳖,密陀螺,自己被追到穷途末路,然后一把大火,什么都烧没了,黑漆漆的像雪山的夜。
撑过下一个十年,他的部分就结束了,然后是年轻人的时代,自己不用管了。

解雨臣面前横着七八个人,死了,可眼睛瞪得老大,所以他又补了几枪,他才确认清理干净了,接着他就这么瘫坐在沙地上。可能是两天没睡觉,解雨臣觉得有点恍惚,摸出烟点着一根接一根,在一片烟雾缭绕中,他简直想睡死在这片沙海里,最好能别再醒来。
但事还没完,他拿起手机——

铃响三声,吴邪接了电话:“解雨臣。”
半晌,幽幽一句“走吧”对面掐了电话。
吴邪听着忙音,觉得心一抽——这毛病有一段时间了——然后他站起来,抽出sim卡烧成灰,再把手机往大海里一抛。这样最稳妥,向前走了三,后边要留四道坎——姓花的跟他提过,说,斩草除根,再放一把火伪装成森林火灾,最后引爆原子弹,一劳永逸。姓汪的那群狗现下是清干净了,但以后的事谁知道,线索最好断在他这里,这样,他是主动的。

吴邪咳嗽两声,走的极快,一会就只剩一个小小的剪影,再过一会就见不到人了,身后脚印越来越浅,怕夜里海风一吹,明早便看不见了。

END
2016.07.08

【邪宁】无题

x相亲梗
x去年很爱很爱盗笔,写了点东西没敢发
x817了,纪念一下,听说还有人去了雪山,太好了

踏出大饭店台阶,路上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踝,吴邪吸吸鼻子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上,后一秒烟给人抢走踩灭了,“没事少抽,三十好几的人。”
吴邪嗯嗯啊啊,换来后者一瞥。
“刚才你爸妈跟我说….”
“——叫我见好就收。”
“咳…你知道的....老人家就是关心你,想要你找个姑娘,过点平常日子” 不过这些年下来,吴邪身边的女性寥寥无几。
“嗯。” 吴邪又摸出烟盒子。
阿宁很有自信,悄悄拉了拉外套“你怎么想的?”
“不知道”
……
阿宁受够他的沉默寡言,越来越像某些人,惜字如金,拒人于千里之外,惹人生气。然后,她发现自己跟吴邪其实没那么熟,两人私下真的没什么可聊。
“我说,天....吴邪,他出来之后呢?” 阿宁改了口。
“他会继续,去完成他张家的使命,” 吴邪没什么表情。
“不带他回杭州?”
吴邪点上烟,“….他姓张。”
他有点沙的嗓音融在越下越大的飞雪里,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过年了,正月的雪下的最大最毒,空气湿乎乎的粘附在人裸露的皮肤上,冻得人生疼,皮肤冻得是干裂了,看又什么都看不出来。
阿宁忽然没什么心情跟他走下去。

又过了一会,吴邪站在十字路口等绿灯,阿宁往右走,
“拜拜…Super Wu....,新年快乐!”,转过身佯装走了几步,再回头,吴邪已经不见了。人群熙熙攘攘,积雪满过脚踝。

END
2016.07.20